连年薪千万总经理也想离职:没有一个工作是不受委屈的-花生日记官网

工作上受了委屈吗?也许你要做的,只有一件事,将委屈交给时间。

有一次朋友邀我到家里作客,他学做手工蜡烛一年,见面时送上他的心爱作品:一盒蜡烛。

我带着兴奋打开盒子,立即心情跌到谷底,一对蜡烛说不上是什么颜色,黄的、蓝的、绿的…五颜六色混在一起,很快的我意会过来,知道这是做其他蜡烛剩下来的余蜡拼凑而成,心里嘟囔着:「还真是有诚意呢!」

脸上的失望,一定是太明显了,朋友没说什么,起身关掉电灯,将蜡烛点燃。摇曳的烛光看不出是什么颜色,黄的、蓝的、绿的...可是比起单一颜色的蜡烛,更缤纷有层次,照亮整个房间,美丽中透着温暖。

朋友看到我的眼睛开始发亮,才开口说话:「所有蜡烛中,我最喜欢这种用余蜡做成的烛光,丰富有魅力,充满人生况味。」

混色的蜡烛,真实的人生

那一阵子我的工作处于低潮期,内心隐藏着不少委屈,任谁都看得出来我的笑容变少了,因此朋友特别邀我到家里,送我这一对蜡烛,他说没有一个工作是不委屈的,

把这些委屈收集起来,就像把余蜡收集起来,做成的蜡烛虽然不是自己原来梦想的颜色,不够纯粹好看,可是点燃之后,散发出来的烛光却是最迷人,可是却说不出是那一个颜色让它这么动人。

自此以后,当工作上有任何委屈时,我就点上这一对蜡烛,看着烛光,然后发出一声喟叹:

「啊,这就是人生!」

等心情平复下来之后,捻熄了烛火,连同委屈,将蜡烛一起收进橱柜里。几次之后,我发现到,有时候委屈是不必面对或处理,把它收起来,时间自然会淡化它,一段时间之后,会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,怎么也记不起来当时受委屈的心情与细节,还奇怪的想着:

「想不通...当初究竟在委屈什么?」

委屈,可能是自己想出来的

没有一个工作,可以完全按照自己期待的「颜色」演出,想要白的却不是白的,想要粉的却不是粉的,想要红的却不是红的,混进了一堆讨厌的颜色,东一块西一块,模糊不清,说不上究竟是什么颜色,而这就是职场的真相!

所以,没有一个工作是不受委屈的。不论是小职员、中阶主管,甚至是总经理,大家都一样,在工作中都有委屈要受,差别在于承受委屈时的态度罢了。

我有一位离职同事Max,在新公司已经做到中阶主管的位子,最近经手的几件案子做得不顺利,还在忐忑不安之中,发现属下竟然已经早一步,开始犯上作乱。

不只越过他向老板报告,还怂恿前主管回任,而前主管也配合放话:「这些案子我是搞定了!」部门气氛透着一股怪,让他不禁起疑心,并注意到老板未吭声,看不出老板的意向,于是委屈袭上心头,愈想愈钻牛角尖。 

「好歹我也是他们挖角来的主管,太过分,用耍阴的方式对待我!」

「我就跳槽给他们看,让他们痛失人才,感到遗憾。」

连总经理也会受委屈

Max聪明能干、积极主动,一直以来仕途顺遂,个性也一向自负,对于委屈是一点都不想领受。他的行动力超强,一星期内就连络上大六岁的学长Doug,想要问问对方有没有机会跳槽。

Doug在一家领导品牌担任总经理,年薪据Max猜想应在千万上下,是Max崇拜的对象,而这家企业也是他向往的良木。

到了餐厅,学长才一落座,就开口问Max最近业界的人事动态,Max马上闻出来一丝不对劲,半开玩笑半挖底的说:「不会吧!连贵为总经理都想要换工作.. .?」

Doug未针对这个问题做正面回应,可能是因为一肚子委屈无人可诉,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说得上话的学弟,忍不住一股脑儿道出心中的不快,谈起他作为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心情,他说:

「到了我这个高阶,不怕挑战,不怕压力,在意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老板的信任。只要老板肯给予信任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啊!」

「我们要的是一个舞台,如果只是被当作傀儡,没办法做主以及有所贡献,这个工作再继续做下去也没意思。」

不要抱怨,交给时间

听到这里,Max才恍然大悟,领略到一个职场真理,那就是没有一份工作是不受委屈的,即使年薪千万的总经理也会受委屈,也会想离职他去,B只是因为位阶不同、高度不同,彼此的委屈不同罢了。

到了今天,时隔一年,人事并未全非,地球依然在运转。Max还在原公司,因为后来他发现老板根本不知道属下在制造是非,而且态度上仍然照样挺他;而Doug也还在原公司,继续干总经理,无风也无浪,外界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异样。

工作上受了委屈吗?也许你要做的,只有一件事,将委屈交给时间。

真实的职场人生,不会是一个指定颜色的蜡烛,而是一个混色蜡烛,混了各种你要或你不要的颜色。

委屈的时候,点燃它,看着摇曳的烛光,照见另一种不在期待内的色光,也别有一番风情。